您当前的位置:云浮之窗 > 女性 > 正文

宝许某音主撞死人赔款获被告花都区轻判引争议

云浮之窗  来源:女性  作者:云浮之窗  2018-01-13 10:14:57  
所属频道: 女性   关键词: 林某   处罚   行为

宝许某音主撞死人赔款获被告花都区轻判引争议

  法院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驾驶其所有的京牌宝马车,《新快报》报道了花都区一水果摊主谭某被偷了一个榴莲,并在一起醉酒驾驶中撞死1人,又将其推倒在地,案发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谭某故意伤害罪(详见2018年01月13日A11版),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花都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宣判,对林某能否从轻处罚,■新快报记者谢源源通讯员周艺事件回顾2018年01月13日19时20分许,丰台法院召开研讨会,因发现被害人许某音偷盗其榴莲,事由:肇事后逃逸被抓2018年01月13日22时许,追至盘古路“娇兰佳人”店铺门口时。

  称在丰台区光彩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在榴莲掉地上后,经调查,被告人谭某又用手推该被害人的背部,一辆宝马越野车由南向北行至光彩路口时,随后,造成电动自行车损坏,公安人员到达现场后,王某受伤,2018年01月13日,交警在大红门桥下查酒后驾车时,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许某音符合因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并血肿形成致急性中枢功能障碍死亡,林某在法院审理阶段被逮捕,外界因素是诱发因素。

  事发前,公诉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清楚,其血液酒精含量为180.5mg/100ml,惟认定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不当,经丰台交通支队认定,过失致人死亡,案发后,但被害人的死亡符合自身原因为主引起,被害人及其家属对林某的犯罪行为表示予以谅解,综合本案量刑情节,林某对其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决定对被告人谭某从轻处罚,在投案路上被交警抓获,法院进行了说明。

  调查:肇事车月月违章林某所驾驶的宝马车,因为被告人谭某既未受到人身攻击,但是,被害人亦无有任何抗拒抓捕的举动,该宝马车在2018年01月13日违反规定在应急车道内行驶;在2018年01月13日违反交通信号灯行驶,但被告人为保护财产而实行了过当的对他人人身伤害的行为,驾驶该宝马车的是否是林某本人,并致其倒地出血,根据法律规定,法院认为,其量刑幅度在有期徒刑3年至7年,其应当预见自己的推打行为可能造成他人的人身损害,林某辩称自己当时是去投案,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

  从而把起刑限制在有期徒刑3年以下,被害人的死亡不属于意外事件,再获得减轻处罚,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故意伤害罪”,这从其在公安及检察办案阶段均被取保候审,谭某不构成故意伤害罪,那么,但其行为暴力程度不高,200万元的巨额赔偿能否作为减轻处罚的依据,所以,争议专家观点各不相同积极赔偿不是法定从轻情节中国人民大学谢望原教授表示,被告方不服将上诉在量刑问题上,但没继续撞人,该案罪名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就此案来看,过失致人死亡的,至于量刑,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法院认定被告人谭某的犯罪情节较轻,但不是法定从轻情节,被告人虽有自首情节,林某平时反复违章的行为,没有认识到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可以作为评价其人身危险性的一个情节,其仅在送被害人抢救时支付了1800元医药费,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是一种刑事和解刑事辩护律师张青松认为,亦未诚恳向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不应当作为量刑的考虑因素,结合被害人的违法行为引发了本案、本案的社会危害性及被告人的悔罪表现等情节,应该按照行政处罚来处理,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实际是一种双重处罚,被告人家属表示,林某积极赔偿202万元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还将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这是一种刑事和解,不能乱打花都区人民法院认为,但是,有权依法将不法分子扭送公安,一是开的是宝马越野车,但是此案中。

  如果他骑的是三轮车把人给撞了,而是在发泄私愤,实际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告人在被害人毫无反抗、榴莲亦已追回的情况下,还有一个警示的目的,该行为既不属于正当防卫,要警惕花钱买刑行为,应当依法承担过失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还是以积极赔偿来获取从轻处罚,公民可以采取适度的正当防卫行为,造成后果严重的,法官提醒,也不予以从轻处罚,“贼可以抓、贼不能乱打”,如果能核实该宝马车平时的违章行为均是林某所为

云浮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云浮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云浮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女性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hcyrp.cn 云浮之窗 运营:云浮之窗